?
最新報名:
3分鐘前,黑龍江哈爾濱某房地產開發公司總經理加入清華大學房地產總裁班,2小時前,河北石家莊某文化傳播公司3名高管加入清華企業管理創新總裁班,2小時前,河南鄭州某置業公司總經理加入房地產清華總裁班,5小時前,內蒙古呼和浩特某乳業公司總經理加入清華大學工商管理EMBA總裁班,6小時前,上海某金融證券公司1名高管加入工商管理總裁班,11小時前,山西太原某航天飛機制造企業2名高管加入工商管理EMBA總裁班
商學院banner圖
清華總裁研修班校友山西省散文學會副會長喬忠延“荷塘冬景”
發布時間:2019-12-23 16:43:26


喬忠延:山西省散文學會副會長

趕到荷塘邊時,日光已無法直射在水面,就要與白晝作別的夕陽只能從樹葉的縫隙間透出泛紅的光斑。水面也就不再是純粹的清澈,像是化了些胭脂,淺淡的紅適宜出絕代美人的顏臉。淡紅沒有影響水色的明凈,我挨近塘邊就有一個清瘦的身軀映現出來。一絲不易察覺的清風掠過,我的倩影微微作舞,似乎洗滌了時下的蒼老,煥然出十年前,或者更早一些的體態。多好的一塘碧水呀,很自然就與朱自清的名字融合起來。自清,自然而然的清澈,清澈出一面闊大無比的明鏡。


這就是我鑒賞到的清華荷塘。因為仰慕朱自清的名篇《荷塘月色》,不少縈懷夢想的雅士,來到京城都會追逐到清華園里;不少來到清華園的雅士,都會追逐到荷塘邊來。哪怕沒有月色相伴,也想在塘畔陶冶一下,企盼心域變得像文章中的景色那般美妙。


美,確實美。自從初中課堂上學過《荷塘月色》,那種美便猶如山泉般潺潺流進我的血脈,滋養著我的身心。舞女裙一般的蓮葉間,零星點綴著裊娜而羞澀的白花,已美得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粉飾”了。然而,這僅是美的開端,后面的美緊跟著上揚,那花朵“如一粒粒的明珠,又如碧天里的星星,又如剛出浴的美人”。初次讀到此,以為這就美到了極致,哪知美剛剛生發,先生鋪開靜態美,激濺動態美,“微風過處,送來縷縷清香,仿佛遠處高樓上渺茫的歌聲似的”。


縷縷清香化作渺茫的歌聲,真不知道先生是得到哪位圣賢的啟迪,若不然如何會有這般神人共羨的靈韻。美還在升華,還在蔓延,蔓延出紙面,蔓延進無數中華學子的心田。說句絕對話,凡是讀過初中的學子,哪位沒有受過這美景的洇染,這靈韻的沐浴?自此,那月光輝映的荷塘走進無數國人的夢境,歲月漸漸深去,時光卻絲毫沒能漫漶荷塘的光色。


不知從何時起,我居然琢磨開了這朱自清筆墨造就的荷塘,甚而以無知的清淺猜度大家的能量。癡想1925年朱自清從江南家鄉輾轉北上,一路風塵雖然瘦弱了他的肌膚,卻絲毫沒能減損他脈流里的水土積淀,鮮活的明證就是這名揚遐邇的荷塘。我甚至妄加猜測,倘要是同樣的風光流瀉在老舍的筆端,斷然不會出現荷塘月色,可能會是荷湖月色,抑或是荷海月色。之所以這般猜想,是在京城我只與北海、中海、南海、前海、后海、剎什海照過面,只與太平湖、昆明湖、未名湖、龍潭湖照過面,而沒有邂逅過一個水塘。


在朱自清下筆的年代,我居住的北國小城臨汾也有不大的水面,一個缺少花草的稱作海子,一個荷花盛開的稱作蓮花池,沒有一個以塘為名的。水塘似乎壓根就不是北方的名稱,而是江南的專利。或許這不是妄言,君不見朱熹寫過“半畝方塘一鑒開,天光云影共徘徊”?君不見毛澤東寫過“獨坐池塘如虎踞,綠蔭樹下養精神”?那里的水面都以池塘相稱。朱自清將這習俗帶到了北方,帶進了清華,筆尖輕輕一點,荷塘躍然面世。自此荷塘不脛而走,倘若現今有人硬將荷塘還原為荷湖、荷海,不被譏笑那是他人具有君子般的胸懷。誰會想到筆墨竟有如此大的威力,能夠改寫風習,能夠穿越歲月。


是日我站在荷塘邊時,沒能領略朱自清筆下的荷塘風采。別說如珍珠,如繁星,羞澀而密集的荷花,就連那亭亭如美人裙的荷葉也被漸行漸遠的秋光收藏進往昔。呈現在我眼前的只是一塘殘荷,殘敗出荷盡已無擎雨蓋的衰景。自然這衰景再無美色可觀,再無美感可言。若是硬要我寫篇命題作文,依照“道人善,即是善”祖訓,我只能興嘆,荷葉、荷花雖敗猶榮,榮在沒有違拗時序,而是順應季候,當枯則枯,當榮則榮。春來即小荷才露尖尖角,夏至則接天蓮葉無窮碧,秋臨則映日荷花別樣紅,冬寒則將蓮藕深潛在淤泥之中,蓄蘊能量,等待和風溫煦的時節到來,再像先輩那樣出淤泥而不染。


或許是涼風撲面的緣故,我忽然想起《荷塘月色》開篇“這幾天心里頗不寧靜”的句子。朱自清有何心事?為何頗不寧靜?他落筆的那個年頭波詭云譎,從南海登陸的臺風撲進燕京,總帶著惱人的血腥;他落筆的那個七月,緊隨六月而來,可這六月更是煩人,清華園里隕落了一位巨星,王國維在昆明湖沉溺了他的生命。王國維與朱自清比鄰居住,曾經為他寫下絕句《蓼園》二首:“酒為春寒瀲滟斟,昔年賓客昔園林。馬行鐙火尋常事,觸忤東坡感舊心。”“清歡一夕付東流,投老誰能遣百憂。記得前年披畫讀,風鐙過眼雪盈頭。”一位幾乎天天照面、相見知無不言的同仁,突然間就與他人天兩隔,只留下“五十之年,只欠一死。


經此世變,義無再辱”的寥寥數語,如何不刺疼朱自清的心肝?我猜想他那不寧靜的心事極可能與此有關。這樣猜度的不是我一人,還有他人,甚或有人以此責備朱自清,為何眾生悲傷,你竟然還有心思書寫美文,豈不是在粉飾紛亂的塵世?我不這樣看待,倒覺得這是一位智者徹悟人生、練達世情后應有的舉止。觸景生情,觸景生美,用自然之美,天籟之美,洗滌心域,汰濾污垢,使騷鬧的心態恢復寧靜,然后從容笑對滾滾紅塵,這境界對于當今處在物欲挾持中的世人,更顯得彌足珍貴。


自然我的這種感慨只是一家之言,但是,這感言也不算主觀臆斷,是品味朱自清人生后的一點領悟。1948年,飽受胃病折磨的朱自清,還面臨著無法飽腹的饑饉折磨。他每月的薪水僅僅能買三袋面粉,哪能填滿全家12口人的肚子?倘要是接受美國扶日政策,就可以領取所謂的救助糧。飽腹不說,省下錢也能療治胃病。然而,朱自清毅然簽名拒領,慨然道:“寧可貧病而死,也不接受這種侮辱性的施舍。”不多時,他真在貧困交加中走到了生命的終點。由這頗具風骨的大義之舉往前推斷,他用自然的美好風光,淘洗煩躁,凈化心胸,絕不是掩飾是非,麻醉靈魂。而是用月色中荷葉、荷花的美韻,撫慰自我,升華自我,為未來操守更加分明的志向,更加純凈的生命,注入最需要的活色。


又是一陣涼風,不,稱涼風已不準確,風中裹挾著寒意,驀然想起早就是深秋了。我怕感風寒,只得轉身離開。離開了卻還沉浸在對荷塘的繾綣之中,就想記下這深秋的情思。等到要敲擊時,翻看日歷,那天竟是立冬,而且立冬的時分還是凌晨,只能寫下《荷塘冬景》。

版權申明:以上課程知識產權歸屬主辦單位,清華大學總裁研修班僅提供信息展示,而非商業行為 ICP備11007365號

免責聲明:清華總裁培訓班網部分內容摘自網絡,如有侵害您的權益,請聯系管理員刪除

Copyrights © 2007-2019 www.kbvqpq.icu All rights reserved



大话经典版能赚钱吗 排列3基本走势图 投资平台软件小金库 吉林体彩11选五技巧 最准的特马网站+免费网站 股票配资杠杠 河南快3综合走势图彩 贵州茅台股票行情 微乐长春麻将下载 徽十一选五赢钱 江西11选五前三组选走势图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今天 百家乐翻天 网站漏洞赚钱 e路配资 河北排列七开奖走势图 意甲无插件免费直播